主页 > 综合报道 >

抓独家新闻和深度报道 增强报纸的竞争力和影响力

  随着经济的迅猛发展,生活节奏不知不觉地加快了,汽车、网络、数字化进入家庭,更把人们的生活推入“快车道”:互联网上的“伊妹儿”势不可挡,将“传真”逼到市场一角;而手机短信的爆炸性增长,更对传统邮政信函造成重创。

  当今,“互联网比电视传播快,电视新闻比报纸新闻快”已成为不争的事实。2005年12月,我到台湾TVBS电视台访问,他们的新闻理念令我大为吃惊。他们追求的是“现在进行时”:“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正在发生的。”这个理念颠覆了传统的新闻定义:“新闻就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新近”变成了“正在”。这确实不是报纸所能做到的。而网络媒体诞生后,任何个人或组织都可以通过网络发布信息,尤其是突发性新闻。网络新闻信息量之大、时效性之强前所未有。现在以网络为终端依托,又出现手机等新一代媒介工具。可以说,报纸面临着自广播、电视诞生以来最大的挑战。

  我们丝毫不能回避网络等新兴媒体迅猛发展的局面,不能回避传统媒体受到冲击的现实,而要有强烈的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

  抓独家新闻和深度报道,就是我们的应对之策、应变之方。

  独家新闻是报纸的核心竞争力,深度报道是独家新闻的重要方式。 在新闻资源同源化和新闻报道同质化日趋普遍的今天,持续不断地推出独家的深度报道,是报纸赢得读者的“利器”

  报纸不能没有独家新闻。有了独家新闻,就能形成独家影响,造就独家魅力,塑造独家品牌,以“一枝梨花压海棠”的独特性和新鲜感,赢得更多受众。独家新闻体现了一张报纸的视角和视野,反映了一张报纸的品质和品格。从某种意义上说,独家新闻就是报纸的核心竞争力。

  独家新闻的核心在“独”。所谓“独”,也就是人无我有。因此,独家新闻应该包括这样几种报道:一是时效上领先一步的报道;二是内容上与众不同的报道;三是角度上独辟蹊径的报道。

  这样的独家新闻在某种“独特”条件下是存在的。比如,海湾战争时,由于绝大多数外国记者被伊拉克当局驱逐出境,只有CNN的记者获准留下,CNN充分利用了这一“天赐良机”,报道了大量的独家新闻,从而名声大振,成为全球范围内有影响的媒体。

  然而,更多时候我们会发现,要在“地球村”里找到理想的“独家新闻”是多么的困难!

  一方面,由于信息获取和传播技术的发达,不同媒体组成的信息网纵横交错,笼罩了所有能发生新闻的时空,媒体难以控制信息源,独享信息。在雅典奥运会期间,有1万多名记者进驻;在伊拉克战争期间,数百名各国记者和士兵一样在枪林弹雨中出没。可以说,在任何有新闻发生的角落,都有记者甚至数家媒体的记者争抢新闻的身影,“独家发现”越来越难,“率先刊发”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另一方面,现在很多机构和组织越来越会“利用”媒体了,他们希望扩大某一事件的影响力,常常以新闻发布会或一稿多发的方式,追求遍地开花、“多多益善”,决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我们曾希望有关部门能给人民日报一些“独家”,但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发现这只是“一厢情愿”,是不容易做到的。因此很多人说,这是一个没有“独家”的时代。

  在这种情形下,独家新闻的基本内涵面临着修正。人们对独家新闻的认识已越来越多地从原来的时效性、独占性转向新闻报道本身所具有的深刻性和独特性,新闻的内在价值越来越成为独家新闻的重要内涵。现在我们所说的“独家”,更多是以同源的新闻事件本身为依据,写出别人没有写出的独特角度、独特见解、独特思考和深刻解读,也就是人有我深。因此,记者从已经问世的新闻报道或统一提供的新闻素材出发,即从同源的新闻事实出发,展开深入的调查研究,发现别人没有看到的情况,剖析别人没有看透的东西,这样采写出来的深度报道仍可以称为独家新闻。近年来连续推出多篇震惊日本政坛的独家新闻的日本朝日新闻社,其社长崛铁藏就曾说过:“今天的独家新闻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在多媒体并存的时代,已经报道过的事件中往往隐藏着独家新闻,记者要去揭开已知的事件中尚未公开的秘密,这是当代独家新闻的一大特点。”

  因此,独家新闻不一定是深度报道,但深度报道一定是独家的。当今时代,确实缺少独家信息,但没有独家信息并不意味着没有独家报道;当今时代,要想抢先一步很难,但没有先发制人还可以后发制人。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的“独”多出于“深”。只要有“深度”就会有“独家”。

  如今,社会环境在变,受众环境在变,市场环境在变,技术环境在变,独家的深度报道正越来越受到报纸的高度重视。

  时代呼唤深度报道,读者需要深度报道,媒体竞争更多地体现在深度报道上。特别是像人民日报这样的主流媒体,更需要有大量独家的深度报道。作为党中央机关报,我们的优势不仅在理论评论上,也在深度报道上。如果我们的深度报道能在思想性、新闻性和可读性中,寓以鲜明的价值观和正确的导向,就会有助于人们正确地认识这个时代,就会发挥强有力的舆论引导作用。

  总之,独家的深度报道是报纸的核心竞争力。在数字化传播时代,深度报道不仅是传统媒体不可替代的优势所在,也是传统媒体扩大影响力的必然选择。独家的深度报道应当在报纸版面上扛大梁、唱主角,抓深度报道应当成为报社采编人员的共识和自觉行动。

  深度报道的核心在“深”。深度报道具有新闻性、解释性、调查性和分析性的特点。思想性是深度报道的灵魂,深刻性是它的生命。全面性既是深度报道的内涵,也是其表现手段

  什么是深度报道?目前国内新闻界对此有各种各样的理解。

  实际上,简而言之,深度报道就是通常人们对深入报道新闻事件的概略说法。深度报道的说法源于西方,主要包括解释性报道、调查性报道、预测性报道等。它是一种系统而深入地反映重大新闻事件和社会问题,阐明因果,揭示实质,追踪探索发展趋势的报道方式。它要求“以今日的事态核对昨日之背景,从而说出明日的意义来”。除了传统的新闻五要素“何时、何地、何人、何事、何因”外,它更加关注对“怎么样”的挖掘。

  深度报道的核心是一个“深”字。如果说,客观报道的基本要求是“实事”,那么,深度报道的本质要求就是“求是”。

  思想性是深度报道的灵魂。思想是媒体的最高境界,记者有思想就有锋芒,报纸有思想就有影响。深度报道如果有自己的观点和思想,就能引导舆论和潮流。比如,在经济领域,近年来随着外资并购的增多,社会上议论纷纷。有的观点明显带有情绪化色彩,把龙头企业被外资收购称为“斩首”;有的甚至质疑对外开放的方向,认为我国已“开放过度”。究竟应当怎样看待这一问题?人民日报经济部在2006年底推出了“直面外资并购”系列述评,这组深度报道明确提出了“不能拒斥外资并购的国际潮流”、“适当并购有利于有效利用凤凰彩票网(5557713.com)外资”、“并购在其扩展中机遇与风险并存,必须依法规范,实现有序并购;强化监管,提高引资质量”等观点,从而得出“外资并购不可怕”的结论,态度鲜明,有理有据,对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正确引导社会舆论起到了积极作用。吴仪同志称赞这组报道写得好,她说,“人民日报就外资并购问题连续写了几大篇,在关键时刻敢说话,主持了公道。”中央有关部门也认为人民日报的同志不随波逐流,诚属难得。

  深刻性是深度报道的生命。报道的深刻,离不开选题的深厚、采访的深入和思考的深化。深度报道不像客观报道那样就事论事、一事一报,而是由此及彼、由表及里,既要探讨事实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又要揭示事实的意义、影响,预测其发展趋势,着重回答“为什么”和“怎么样”,从而确立它在读者心理上的“深度优势”。比如人民日报二版的《政策解读》专栏,就是一个典型的深度报道栏目。它及时阐释中央发布的方针政策,准确翔实;它深入解读涉及国计民生的法规措施,通俗易懂;它认真回答群众关注的热点问题,解疑释惑,深受广大读者的好评。

  全面性既是深度报道的内涵,也是其表现手段。长期以来,我们在新闻报道中习惯于“线性”的思维方式,总是着眼于事件的起因、发展和结果而缺乏深度;只是平面地告诉人们开始怎样、中间怎样、后来怎样而缺少立体感。深度报道追求开掘报道的深度,要求记者以独特的视角去分析、解剖事实,以更高的思维层次去驾驭事实。对深度报道而言,就是要使新闻得以充分延伸和拓展,既表现新闻事实的全过程,又表现新闻事实上下左右各个方面,这样的报道才是独特的、有一定深度的,才能成为独家新闻。前些年,北京音乐厅建成,北京某报的报道内容是:建成时间、地点、首场演出情况、出席人员等,而国外一家通讯社的报道内容却大不相同,记者从中国第一座适合演出古典音乐的音乐厅建成写起,说到前10场古典音乐演出的门票已经预售一空,再交代背景——上海古典音乐的磁带销量首次超过流行音乐,最后得出判断——中国这样一个拥有数千年文明凤凰彩票欢迎你(5557713.com)的国度不会抛弃古典音乐。相形之下,这家通讯社的报道显然更为全面,也更有深度。

  那么,深度报道究竟应该深在哪里呢?

  我认为,深度报道应当“深”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热点”切入。采写深度报道,首先要关注热点、研究热点,从热点切入,做深度剖析。我们切不可回避“热点”,如果回避读者所关心的东西,就会失去读者,进而影响报纸的公信力。

  二是事实说话。深度报道的深度,必须通过大量有说服力的事实来实现。“用事实说话”是新闻报道的基本要求,但在信息时代,“许多看起来不相关的事,其实是有关联的”(凤凰卫视《新闻今日谈》)。对深度报道来说,如何表达这些关联非常重要。报道的重点要放在深层事实的挖掘上,深层事实出来了,深层思想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

  三是背景分析。使用好背景材料,对开掘新闻的深度大有裨益。深度报道中背景材料的运用,是以事实帮助记者表明自己的观点,也帮助受众将事物置于特定的环境、条件中去理解、分析,从而引出深层次的思考。

  四是思辨色彩。同样一个新生事物,在这一地是适合的,在那一地可能不适合;在此一时是正确的,在彼一时则可能走向反面。新闻报道中的辩证法,无处不在。要把报道写得有深度,就要改变思维方式,增加思辨色彩,用联系的、发展的、全面的观点看问题。这里所说的思辨色彩,不是大道理的简单堆砌,不是理论观点的表象演绎,而是隐含在事实对比叙述中的理性思考,事实叙述本身就体现了报道者的思辨性。

  五是宏观审视。从宏观、全局的角度去审视事物发展的过程,才会有深度。写宏观报道需要宏观视角,写小事情、小人物、小片段也要以小见大,对微观事实进行宏观审视。这就是我们说的“要站在田埂上看天安门”、“要以微观之‘矢’射宏观之‘的’”。比如《擦鞋者说》这篇报道,记者从《南京日报》的一篇小稿中“捡到”了一位智慧而能吃苦的普通擦鞋者,并把他搬到党中央机关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报上。从擦鞋者这个小人物的生活,反映农村劳动力转移和下岗职工再就业这个大问题;从小人物的几个小窍门,表现“创新”这个大主题。这对全国的农民群众和下岗职工都是一种示范、鼓舞和引导。

  六是见解独特。新闻的思想性,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针对性,也就是一针见血地提出现实生活中的某些弊端及问题,并探索其解决问题的路子和办法,而这些路子和办法,又是发人深省的,具有独特见解的,能使人茅塞顿开的。

  新闻的针对性和独特见解,来源于记者对中央方针政策的深刻理解,来源于对经济学、政治学、哲学等学科理论的深厚造诣,来源于对社会问题和现象的深入思考。只有这样,才能独具慧眼、抓住本质,引导读者正确看待社会生活中的新情况、新问题。

  七是意识“超前”。所谓超前意识,是指新闻的前瞻性,亦即预见性。这种预测是建立在深入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在把握大量事实之后,进行科学分析、判断的结果,而不是凭空想象。要通过深度报道,提出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预见和对策,帮助广大受众分析研究改革发展的趋势;还要在深入宣传政策的同时,善于发现政策中的不足和问题,帮助党和政府不断完善各项政策。

  深度报道以独特的视角开掘新闻事件本身,以独特的观点体现报纸的独家特色。深度报道需要加强策划,由编辑和记者共同打造

  1.精心组织新闻策划,对如何展开报道进行富有创意的设计

  现在很多深度报道,已不再是单靠记者采写了,许多重大的、有深度的“独家新闻”都是新闻媒体精心策划、记者深入采写、编辑妙手配合的产物,是多方合作的成果。

  需要强调的是,新闻策划不是策划新闻,而是依据客观存在的事实,并且恪守新闻媒体的社会责任,对如何展开报道进行富有创意的设计,以求更全面、深刻地揭示客观存在的现实,以打造新时代的“独家新闻”。

  这种新闻策划大体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可预知的、有重大影响的事件性或非事件性新闻。这种新闻事件因其重要性而备受瞩目,要通过新闻策划增加新闻的广度和深度,以做出“人无我有”的独家报道。2001年7月13日,在莫斯科投票决定奥运会承办国,北京是最有竞争力的城市。如何报道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报社决定出一期“号外”。经过一天的准备,最后几乎在宣布北京申奥成功的同一时间,人民日报的号外就撒遍了北京的各个繁华地点。这个号外有消息,有特写,有贺电,有照片,图文并茂,大气磅礴,极具收藏价值。而这种多方位、多层次的报道正是通过事先的精心策划实现的。

  第二类是不可预见的、有重要社会影响的突发性事件。2007年6月中旬,一个帖子出现在国内各大网站、论坛首页,点击量迅速突破10万。帖子的内容是引起国内、国际高度关注的山西“黑砖窑”事件。由于事发突然,社会舆论千腔百调,个别媒体干脆“禁语”,称“不作为就是有作为”。面对这一突发事件,人民日报的编辑、记者,后方、前线精心策划,快速反应,坚持“新闻报道不掉队,引导舆论站在前”,拿出了完备的报道方案。据统计,人民日报围绕“黑砖窑”事件累计发稿15篇,在首批到达洪洞采访的中央媒体中,人民日报的报道最快、内容最全。更为可贵的是,人民日报将报道重点放在“政府如何解救农民工,妥善处理善后”上,从群众关心的问题入手,巧妙地引导了社会舆论,促进了问题的解决。

  第三类是重要问题性选题策划。这类新闻策划通常更能体现媒体的策划能力,如果策划得当,很容易出独家新闻。在这些问题性报道中,有些问题可能已经在其他媒体上有了体现,表面上是同源信息,但没有得到深刻的挖掘。良好的策划就是要对这些新闻题材进行拓展和深挖。比如人民日报推出的北京奥运对话上海世博报道,把“双会”(奥运会、世博会)这两件21世纪前10年发生在中华大地上的重要新闻事件放到一起进行对视、对比、对话,比较异同,反映特性,抓取亮点,解析焦点,写出了新时代的“双城(北京、上海)记”,并通过“双城双会”的筹办反映出我国改革开放的最新成就。此前,反映奥运会、世博会的报道已有不少,但把“双会”放在一起进行对比报道,在全国性媒体上还是第一次。报道推出后,中宣部新闻阅评对该报道提出表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创意。

  2.下力量抓新闻源头,记者在新闻生产的前方,要鼓励记者深入采访多出精品力作

  我认为,深度报道采写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

  既要钻进去,又要跳出来。苏轼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怎么看事物?横看还是侧看,远看还是近看,站在高处看还是站在低处看?我认为,都要看,然后再跳出来看。许多问题,就问题本身看说不清楚,放到大格局中看,就会少一些片面性;许多新闻,孤立地看可能新闻价值不大,但跳出一个行业或一个地方,进行大视野整合,往往会产生新闻价值的裂变效果。钻不进去,就看不到细节,找不准感觉;跳不出来,就看不到全貌,认不清本质。

  既要大胆选题,又要把握分寸。一般情况下,社会关注的热点、焦点、难点,都可以作为深度报道的题材。选题时,既要从大处着眼,挑选那些在全局上有分量或者有独特意义的事物,又要从小处着手,从生活中的诸多具体事物中去选取。但是,对一些涉及社会稳定、军事机密、经济情报等领域的热点、焦点、难点,要十分慎重,要防止泄密、授人以柄或引发事端,应当从大局出发,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出发,作很好的筛选、策划和设计。

  既要敢于监督,又要着眼建设。编辑记者不仅要有“爆破意识”,更要有“建设意识”,破是为了立,建设才是根本。深度报道不能以所谓的“针砭时弊”为题材方向,其出发点应该是“善意”和“建设性”的,而不是“恶意”和“破坏性”的。对此,我们要有鲜明的立场和态度。

  既要深入开掘,又要讲究文采。“言之无文,行而不远”。深度报道不能板着面孔,也不必故做深沉,而应当讲究文采,力求立意新、内容好、开掘深、文笔美。像皮树义等采写的《五点一线兴辽宁》(见2007年4月4日《人民日报》),就是一篇“义理”与“辞章”兼具的佳作。文章开头第一句话:“辽宁在哪里?辽宁在海边。”很形象,也很深刻,辽宁的同志看了以后拍案叫绝。

  既要讲求时效,又要稳扎稳打。与动态新闻不同,深度报道要求及时与适时,不是一般意义的快。事件性新闻的深度报道,在事件发生时马上就要报道,要注重及时性。非事件性新闻的深度报道,大多讲经验、谈问题,则要注重适时。这种报道快了不行,因为时机不成熟,矛盾没有展开,人们关注的焦点还没有聚在这点上;当矛盾发展到成熟时,就要马上报道出去,慢了也不行,要恰到好处。所以要特别注意把握形势的发展,掌握好新闻的时宜性。

  既要鲜明生动,又要恰如其分。我们的不少深度报道,写得很精采,很有说服力。但有的文章中的个别话讲得太满、太绝、太死,几乎没有回旋余地。我们不可能要求十全十美,但重要的观点和结论,还是要努力减少偏颇,要经得起历史和实践的检验。

  3.高度重视后期编辑,编辑是高级“烹调师”,要鼓励编辑妙手“做”出独家的深度报道

  独家新闻和深度报道,既有怎么抓、怎么写,也有怎么做的问题。记者的采访写作固然重要,是独家新闻产生的源泉,但是,后期编辑也很重要,有时候,编辑巧手缝制的“嫁衣”也能使新闻面貌焕然一新。因为编辑能把握新闻报道点与面的关系,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亮点与盲点的关系,他能把记者可能没注意的重要信息、独家信息凸显出来,同时挖掘稿件的深度,使同源新闻变成独家新闻。

  (1)通过编辑手段再造独家新闻。比如通过对原稿的挖掘,发现记者未发现的重要信息。1978年11月,北京市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发布了一条8000多字的新闻。新华社的编辑发现了这则看似枯燥无味的会议新闻中的闪光点,单独编发了一条包括电头、标点在内仅264字的消息——《中共北京市委宣布1976年天安门事件完全是革命行动》。这则标题醒目、内容简短的消息轰动了海内外。新华社的编辑正是以其敏锐的眼光从当时最大的同源信息中淘出了精彩的“独家新闻”。

  (2)通过对稿件的配置,拓宽广度、开发深度。稿件的组合和配置是新闻编辑的重要编辑手段之一。编辑可以某条有新闻价值的新闻为中心,通过不同的组合方式,综合运用多种手段,多层次、多侧面地展示新闻事件,拓宽新闻的广度,开发新闻的深度,以深度报道打造独家新闻。

  2007年4月1日出版的英国《金融时报》上刊登了一篇文章,针对所谓“报纸消亡说”诙谐地写道,有关上帝将死的预言也是经常炒作的一个话题,但事实上“上帝安然无恙,多谢关照”。文章认为,报纸拥有光明的前途,近5年来全球报纸的发行量增加了10%。的确,看不到新兴媒体“狼来了”的威胁,是短视的、有害的;相反,对传统媒体前景持悲观态度也是不科学的、不足取的。在多极多元多变的社会里,新媒体的崛起决不会是传统媒体的终结;报纸有没有广阔的前景,主要看报纸能不能发挥独特的优势。因此,在这个数字化传播时代,我们在抓独家新闻和深度报道上依然大有可为,必须大有作为。▲

  (作者系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